鬼畜输入法

熵拂尘
目前主文豪
太芥/中芥/太中双黑
【过激芥吹】
【太宰你个大猪蹄子】
第五裘杰佣杰佣双杰佣空
hp德哈
刺客伍六七
凹凸安雷安
全职过激叶吹
个别原创
间歇码文
只会线稿
总有东方神秘力量薅我头发
菜鸡画手请多关照

芥川龙之介,后一版加滤镜
我才发现lof的滤镜有自动上色的效果…?????【挠头】

上课摸鱼使我死亡啊啊啊啊啊啊

【太芥】光

主太宰视角,诡异分段)

【当你得到某种东西那一刻开始就注定某天你将会失去,不惜一切的一味延长自己的痛苦也要去追求的事 ,一个也不存在。 】

    黑色的。
    被撕裂的。
    远低于零以下的温度。

    "你的名字。"
    "芥川。"

    与麻木所不同的,视野所及有什么样的东西在迅速蔓延,酷寒而血腥,比仇恨更加恐怖,于阴影之中蛰伏,那是「灾难」所无法匹敌的,纠缠到扭曲的残忍。

    "芥川,龙之介。"

——————————————

    太宰治不止一次觉得酒吧的灯有些过暗。
    尽管氛围刚好,但还是过暗。
    做工良好的冰球磕磕碰碰,杯壁泛上一层薄雾样的霜,今天与以往不同,坂口安吾和织田作之助都没有来,难得太宰抱着点有目的的期望,结果却落了空。
    "好无聊。"
    指尖戳着冰球按下去,又看着它浮上来。
    "好——无——聊——"
    中也不知道跑去哪逍遥了,同样杳无音信。
    "……老板,请给我来一份洗涤剂吧!"
    "没有喔。"
    "诶——"太宰颇为失望的趴到桌上,继续戳着杯中的冰球,气泡一小片一小片的浮起来,在水面破开。
    看来是没有人帮他解决烦心事了。

    说起来究竟是因为什么才会做出那样自找麻烦的事呢?就算太宰自己也并不清楚。
    那种眼神。
    黑色的瞳仁里泛着不一样的波澜,像是尸块砸进死水潭里荡开的涟漪,逐渐从最深的地方晕染成触目惊心的艳色。
    原来如此啊。
    丧失掉生命力的颜色是会吸引求死之人的毒药。
    太宰想起来刚刚遇见那个孩子的场景,脏兮兮的,浑身血渍的,眼神里令人唾弃的戒备和攻击性,像一头遭了什么难的幼狼,做出随时准备咬断别人喉咙的姿态。
    呦,真是难得的好资质呢。
    哪怕是失去了意义的灵魂也是如此的令人垂涎吗。
    那是……年幼的修罗。
    前所未有的,太宰感到血液里有什么东西翻腾起来了。

【所以说,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救赎自己啊。】

妙啊!

十条:

痴汉宰2333

黑濑_碳:

はくげい:

堑刀:

(〃ノωノ)翻出了这张图 不妥删

上课摸鱼.jpg
文豪画风令我死亡,临都临不出来

有些事想想就好

穆楠呐:

突然异想天开的脑洞。。
好想看见带土和琳的孩子
好想看见博人叫波风水门"爷爷"
好想看见鼬教佐良娜手里剑
好想看见玖辛奈和雏田一起做饭
好想看见宁次教向日葵柔拳、教她别信命运
好想看见斑爷温暖的笑容
好想看见蝎和他的父母一起研究傀儡
好想看见长门弥彦小南再次穿上自来也给的青蛙服
好想看见纲手明白自来也的心意
好想看见李与梅塔拉和凯青春的修行
好想看见卡卡西和他的父亲在篝火旁聊天
好想看见兜和孤儿们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好想看见大蛇丸重视起君麻吕一起建设木叶
好想看见白永远陪在再不斩身边
好想看见博人叫自来也“好色仙人”
好想看见阿斯玛见到自己的孩子在和鹿丸学象棋
好想看见飞段和角度仍像以前一样打打闹闹
好想看见黑绝只是一个粘着大筒木辉夜的究极母控
好想看见富岳对佐良娜说“真不愧是我孙女”
好想看见自来也、宁次、水门恭喜鸣人就任第七代火影•••••••
写着写着眼泪就下来了。。相信我我泪点真挺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