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中也大小姐明明气场两米八

熵拂尘
目前主文豪
太芥/中芥/太中双黑
【过激港黑全员吹】
第五杰佣
hp德哈
刺客伍六七
凹凸雷安
全职过激叶吹
个别原创
不务正业
间歇码文
只会黑白线稿
总有东方神秘力量薅我头发
菜鸡画手请多关照

有什么东西比整理文豪更令人失去睡眠【z】
失眠产物取图随意√

五刷出卡,搞定
壁纸自取

占tag致歉,个人理解

今天才看到芥川本人的话。

"我每有一主题,为了在艺术上予以强有力的表现,便需借助某一异常事件。这一异常事件倘若写成发生在今天的日本……读者会觉得讶异。"

写的小说大都是在别的书里和故事里有原型的,重新理解整理之后把角色拎出来再放在不同环境不同背景或者不同观念下再写一次。

个人感觉这不就是同人写手经常做的事吗。

写同人能写到影响日本文坛的地步也是相当厉害了。

真·同人巨佬芥川【笑哭】

出卡了,屏保截图在p2
拿图自取不客气(o゜▽゜)o

我不行了谁快来救救我。
官方圣诞限定摇摇椅有毒
【芥川:我好老年啊。】
笑成神经病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芥】妄图

二三次混搭/短打练手/片段

芥川去世设定





        对,我痴迷于他。

        那样任性而冷漠的人,执拗的听不进一丁点其他东西,从来不曾学会考虑过别人,也从来不会在意别人的扉议。但是独独除了我,太宰治,这个名字所被赋予的特殊意义就连我自己也不甚清楚。

        他会为了『我』而收敛,为了『我』而变得难得乖巧,为了『我』变得战战兢兢甚至亦步亦趋。

        这样的,由『我』所支配掌控的,完完全全属于『我』的东西,我沉迷于被『我』所赋予了足以支持生存的一切,这样令人怜惜又同样令人作呕的他。

        因为,『我』就是他的神啊。


——————————————


        过量服用巴比妥,并不能算是一种很舒适的感受,起码胃部是不会觉得很舒适的,但是某种程度来讲也还不错,只是因为作为同某人一样的方式罢了,当然,如果通过这样的事也可以算作在一定程度上拉进了距离。

        视线逐渐变的模糊,除了一阵阵胃反酸所引起想要干呕的反应以外,是头晕目眩到天地颠倒的感受。

        我感受到『我』的脚步变得虚浮,然后是头部撞击到硬物的触感。疼痛的感觉并不明确,『我』就那样,狼狈的砸倒在地面上,或许旧伤口也在流血,但是『我』也没有意识到,不过就算意识到了也没所谓吧。

        啊,这样死掉吧。我这么想着,就这样死掉就好了。

        然后我看见了他。

        但是看不清啊,就算睁圆了眼睛也怎样都看不清。可那是不会忘记的,黑色的,那么冰冷的颜色,却又潜藏着扭曲一样的爆炸般的力量。那是何等一种令人心颤的美丽,从所见伊始便令『我』深陷沉沦。

        芥川。

        芥川龙之介。

        多么令人羡艳的绽放着绝望的颜色,是足以使瘾君子致死的毒药。

        我何其想要完全的占有他。

        『我』伸着手想要去触摸那片漆黑的影子,但是脑子却不听使唤的变得混沌起来。占有他。我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战栗着叫嚣,占有他,支配他吧。让那双黑色的瞳仁永远也无法摆脱我的颜色,哪怕是最后的时辰。

         我的龙之介。

         而我的确也曾这么做了。